• 山河無恙 英雄不朽一一聽父親講抗美援朝的故事 來源:紅網 作者:楊少波 日期:2020-10-21
    [導讀]“金達萊”花開花落,七十年滄桑巨變。父親一直自豪于一名抗美援朝的志愿軍戰士,驕傲于47軍的一員,初心猶在,情懷未改!

      我的父親是中國人民志愿軍47軍140師的一名普通戰士,每當他給我們講起70年前抗美援朝那段硝煙彌漫的崢嶸歲月時,總是神色凝聚、激動不已。

      “我們47軍可是一支優秀的攻防兼備的部隊”,父親自豪地說。

      說起47軍,源頭可以追溯至紅軍獨立一師、紅軍長征先遣隊、南泥灣“又戰斗來又生產”的359旅,到解放戰爭更是一支從遼沈和平津戰役洗禮后,南下戰川東、湘西剿匪的勁旅。

      父親名叫楊立登,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縣縣溪鎮桿子溪村人。在老家協助湘西剿匪的47軍418團土地改革中參軍,緊接著由靖州北上,徒步翻越雪峰山到達長沙湘潭一帶,后經武漢集結于東北丹東,1951年3月跨過鴨綠江,進入了朝鮮的新義州,先后在臨津江東、西兩岸和西海岸布防。父親因年齡較小個子不高,上過初中,安排在47軍140師部做文印員和保密員。

      47軍入朝第一戰交由140師, 當時47軍軍長曹里懷,140師長是黎原 。6月22日上午,美騎第一師5團一個加強連,一個坦克連在十多架飛機、兩個重炮群的支援下,向140師419團三營堅守的230.4陣地發起進攻。美騎第一師可不是騎兵,他在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改為全美式機械化部隊,是美軍王牌師。戰斗打響后,美軍先是炮轟,后是飛機掃射,然后又投擲凝固汽油彈,將230.4高地這個不大不小的陣地變成一片火海。美騎第一師美軍認為在強烈如此之高的炮火轟炸之下,這個小高地不可能有生命的跡象,當這些自以為是的美軍爬上陣地時,戰士們立馬從小坑道貓耳洞中鉆出,迎頭對美軍予以痛擊,美軍連爬帶滾敗下山去。

      美軍不甘心失敗,再次對230.4高地進行轟炸和進攻,激烈的戰斗直至26日夜,陣地一直在我軍手中。特別是英雄的“張有班”經過激戰,以傷亡十人的代價斃敵50人,榮獲集體一等功。

      這次戰斗中,140師為抗擊敵炮火轟炸發明了坑道戰雛形,也就是早期的貓耳洞發揮了重要作用。7月3日,時任志愿軍代總司令的陳賡,將47軍的經驗做法推薦各軍,上甘嶺的“坑道戰”由此得來。

      1953年初春,在臨津江西岸,47軍指揮部決定采取“以攻為守、反復爭奪、功必克、戰必勝”的作戰原則。 140師418團團長陳友明按照這一原則,命令第四、第五連各五個班組成夜襲隊,對高望山的敵人陣地實施襲擊。此時,我的父親在師部主動要求到一線陣地作戰,師部批準他到418團部任通訊員,團長陳友明把這一“命令”交給了他。

      父親記得那是2月中旬的一天,天氣乍暖還寒,四周都是殘雪,他一路小跑,越過凹陷不平的原野,穿過滿是泥漿的稻田,在泥濘中艱難前行,來到長滿雜草的扎坑,及時把“命令”送達,并經同意留下一起參加夜襲戰斗。夜幕降臨,父親跟隨四連副連長楊登臨率領的二排,一起摸上了高望山上的一座高峰。當敵人哨兵正要開槍時,楊登臨己瞄準射擊,將其擊斃,他們迅速穿過鐵絲網,在很短的時間內,戰士劉興敏就把紅旗插在了山峰。與此同時,其他三支部隊緊緊跟上,很快,另一面紅旗便飄揚在第二個山峰上……

      第二天黎明,幾個陣地都飄揚著鮮艷的軍旗。敵人見陣地被志愿軍占領,又調來飛機大炮,對幾個陣地再次進行了狂轟濫炸。父親來不及躲進坑道,被美軍的炮彈彈片擊中,洞穿左腿,鮮血直流,父親在此負傷了。此次夜襲戰斗共消滅敵人150余人,俘敵6名,繳獲輕重機槍7艇,自動步槍和卡賓槍20多支。

      第47軍就是以打防御戰而著稱的一支英雄部隊,他們往往會把防御戰斗打成進攻戰,把被動戰斗打成主動戰斗,因而創造了無數的奇跡,老禿山戰斗,同樣是他們創造的一個奇跡。老禿山又名上浦防東山,被譽為漢城的門戶,從52年的6月6日開始,志愿軍39軍和美軍等多國部隊進行了多次的激烈戰斗。陣地五次易守,直至47軍141師423團擔任主攻,奪取老禿山。

      志愿軍利用蘇聯援助的卡秋莎大炮向美軍陣地發動炮擊之后,戰士們英勇的向陣地上沖去,為了掃清前行的障礙,滕明國等五名戰士趴在鐵絲網上當人橋,讓后面的戰士從自己身上踏過,除張福祥幸存外,其他四名戰士全部壯烈犧牲。

      47軍軍部秘書科長毛峰編劇的電影《英雄兒女》真實展示了這些情景。艱難攻上陣地后的志愿軍和美軍進行了激烈的搏斗,戰士滕樹明拉響爆破筒與美軍同歸于盡,這也是英雄“王成”的原型之一。志愿軍占領了老禿山后,美軍再次用飛機汽油彈進行瘋狂轟炸,焦土一片,“老禿山”因而被稱為老禿山,但英勇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用頑強的毅力和作風堅守住了陣地,老禿山的勝利也促使了美軍重新坐回板門店的談判桌前。美軍總部發言人說:“老禿山戰斗是繼上甘嶺后的又一次最激烈的爭奪戰”。

      父親告訴我,率領四名戰士搭人橋的滕明國是湘西人,還有在反美軍秋季攻勢中,和自己一起入伍的418團湘西麻陽戰友陳桂橋,在366.8陣地拿起手榴彈與10多名美軍同歸于盡。

      原47軍139師政委晏福生曾說過:這些湘西“土匪”特別能打仗。本師415團在塑寧前線和敵人同歸于盡的25人中,大多也是湘西兵。

      53年春季,父親戰場受傷回國治療。傷愈后,同年九月第二次返朝,此時板門店停戰協議已經簽署,父親來到140師文工團,成了一名文藝兵。在文工團,他們用舞蹈搭建起中朝人民文藝交流的紐帶,用歌聲鼓舞著中朝人民重建家園,直至1954年9月16日按志愿軍總部要求凱旋回國。

      “金達萊”花開花落,七十年滄桑巨變。父親一直自豪于一名抗美援朝的志愿軍戰士,驕傲于47軍的一員,初心猶在,情懷未改!

    讀完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楊海波
    [責任編輯:]
  • 關鍵字:
    极速时时彩口诀 河北11选5前三走势图 高频彩平台下载 万象城官方网站-Welcome 北京时时彩计划群7码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历史查询 bg娱乐是黑平台吗 乐彩网彩票官方网站-点击登陆 十月一期间彩票停售吗 网上真人ds真假 新疆11选5和值走势图百度乐彩 河内五分彩开奖综合走势图5码 河北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新西兰惠灵顿5分彩开奖记录 pk10牛牛51计划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今天福建快3开奖结果